智能时代 Archiver

Okny 发表于 2022/10/24 11:42:51

零基础的门外汉,能用 AI 独立完成一部游戏作品吗?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需要仔细搜寻,才能发现人类用心打造的游戏。

AI 的实用化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在过去的几年间,AI 为我们提供过毫无逻辑可言的文学创作、机械质感浓厚的拟人配音、工业流水线式的背景音乐,不过上述内容无一例外,远不及如今走红的 AI 绘画这般实用。

十几年前的《快乐星球》预言了 AI 绘图的现状

喝彩也好,唱衰也罢,AI 作图的热度无需赘述,随机生成的图片质量也有目共睹。但当大家还沉浸于这份抽卡式的快感时,有一群人看到了 AI 绘画背后更多的可能性。

既然 AI 绘画下放了美术这道门槛,那么将各个领域的 AI 统合整理,让 AI 产出的作品堆叠成为一款游戏,结果将会如何?

没有相关经验的外行,想用 AI 独立制作一款游戏,这个放在几年前多少有些天方夜谭的设想,如今就如同大家对 AI 不会画画的刻板印象一般,伴随着 AI 的进步发展,逐渐演变为现实。

1

国庆佳节之际,正是 AI 绘图工具 Novel AI 崭露头角之时。这个诞生于不久前专注于绘制二次元风格美少女的新晋 AI 网站,在经历了模型破解泄露后被广泛传播,彻底沦为民用生产工具。

量产画作成吨出炉,心得交流如火如荼,当时的风气俨然已有“AI 终将取代人类画师”的趋势。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内首款由 AI 参与美术与配音的同人游戏应运而生。10 月 9 日,B站UP 主“秋之雪华”投载了一个名为《夏末弥梦》的自制 Galgame 视频,这个 3 分半长短的 Demo 流程实况,毫不意外地成了他播放量最高的视频。

秋之雪华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实际上他在这之前完全没有过游戏制作的经验,但制作一款同人 Galgame 游戏,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这个制作门槛相对较低的游戏类型,在数十年的发展期间,有过太多成熟的游戏引擎,甚至某些“傻瓜式”的辅助工具,能套用模板直接生成自己想要的效果。对于普罗大众来说,需要人工绘制的美术往往才是那道堵住大家创作热情的高墙,而现在,我们有了 AI。

《夏末弥梦》倒也不是一款彻头彻尾的 AI 作品。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秋之雪华不图名也不图利,全凭兴趣和热爱撑起了为期三天的游戏制作,如果非要给他的热爱加上一个定语,那就是对于 Vtuber 的热爱,准确来说是对 Vtuber“弥希 Miki”的热爱。

弥希 Miki 本人也看到了秋之雪华的作品

这就是为什么,这款挂上了 AI 名号的游戏显得如此正常。为了描绘出自己心中那个趋近完美的弥希 Miki,秋之雪华没有采用前言不搭后语的 AI 编剧,而是亲自执笔,将自己对主播的热爱融入其中,创作出了这段剧本。

“弥人”正是弥希 Miki 的粉丝称谓

而在剧本之外,Galgame 三板斧之“美术”和“配音”,皆由傻乎乎的 AI 操刀负责。如何驾驭不懂得融会贯通的 AI 生成实际存在的人物形象,是游戏制作最费事的部分。根据秋之雪华的自述,弥希 Miki 极具辨识度的人设虽然可以用少量的说明 Tag 实现具象化,不过 AI 出图的随机性与模糊性,还是让反复调试、筛选可用图片占据了大量的制作时间。

图灵测试之 AI 不会画手

至于游戏的配音部分,借由 AI 也能做到免去主播亲自献声的环节。早在今年 7 月,国内的某些 Galgame 爱好者就在尝试通过投喂游戏内的配音样本,让 AI 在深度学习的过程中模仿自己心仪的角色声线,尽管会有难以避免的机械杂音,但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已经相当惊艳。

一位柚子厨得知宁宁的声优不再出演黄油,这是他大脑发生的变化

秋之雪华同样看中了这类先端技术的可用性,他利用大量的录音素材亲手训练出了弥希 Miki 的声音模型,从自娱自乐的代餐,逐步演变成为游戏制作中的音声数据,对主播的热爱正是促成了《夏末弥梦》诞生的最关键的因素。

2

与还算正常的《夏末弥梦》相比,由拔丝柠檬制作组带来的《未来地狱绘图》显然要“混沌”得多。

《未来地狱绘图》是拔丝柠檬制作组于 10 月 11 日完工的 AI 游戏。这款作品更契合人们对 AI 那“赛博精神病”般的既有印象,除了游戏的底层引擎以及演出调试,其余的诸如剧本、立绘、场景、音乐、配音等素材,皆由 AI 堆砌而成,更重要的是,从开始动手到最后完工,整个流程不过 6 个小时。

游戏 Staff 一览

将游戏制作的重担放权给 AI,这堆无法理解何为“美”的代码,究竟是会朝着疯癫狂乱的风格前进,还是会保持相对理性克制的气质?

拔丝柠檬制作组选择了保守的做法,先定下大纲,再任由 AI 自由发挥,最后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调整,毕竟他们的初衷是想向大家展示,用 AI 做一款 Galgame 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不过话虽这么说,AI 笔下的剧本中透露出的那股傻里傻气是贯穿始终的,当然这也和拔丝柠檬制作组制定的剧本方向脱不了干系 —— 在不远的未来,人类已经被 AI 淘汰。负责执笔的 AI 需要以人类的视角出发,构建一个 AI 高度发达的世界,颇有一股“赛博内战”的风味。

剧本大纲,非常标准的网络段子

AI 自动生成的剧本,与其说是稚嫩,倒不如说有些笨拙。与日新月异的 AI 绘画不同,AI 编写故事的能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过去曾尝试过 AI 写作的朋友,能在这款《未来地狱绘图》看到很多熟悉的影子,比如一句话要重复三遍,还得多打几个感叹号彰显事态的严重程度;

又比如非常标准的废话文学,反复使用无意义修辞凑字数,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习得了人类大学生撰写论文的奇技淫巧;

尽管充满违和感的文本时刻提醒着玩家这是 AI 的手笔,但从这些高度同质化的美少女嘴里冒出的诸如“剩余价值”之类的言论,还是不由得让人怀疑,理解了剩余价值的 AI 在这之后将会朝着哪个方向继续进化。

剧本并非 AI 的特长。拔丝柠檬制作组在游戏的第一章以几个句子定下了剧本的大致基调,却在第二章的文本校对上吃了瘪 —— 是的,这游戏居然还有第二章。

第二章的制作周期与流程都是第一章的两倍

第二章是拔丝柠檬制作组尝试“怎样以较低的时间成本驯服 AI”的实践成果,就结果而言,想要对 AI 生成的文本进行精修,还不如自己从头开始亲笔编写剧本。借用他们的原话,“如果你有质量要求的话,AI 写文性价比真的很低。”

不只是剧本,AI 作品的粗糙体现在方方面面。像是 Galgame 中至关重要的人设,由于 AI 出图的不确定性,要如何生成同一角色的不同姿态成了急需解决的头等大事。短篇作品尚且可以蒙混过关,但真要放到长篇作品之中恐怕有些不太现实。为此,拔丝柠檬制作组将女主的形象设定为了“女仆”,根据他们的解释,女仆的特征较为可控,用听话的 AI 能生成许多大差不差的作品。

制作组自己也承认,游戏的玩梗性质大于实际的可玩性,作为仅供图一乐的试水之作,《未来地狱绘图》的完成度明显还处在初级阶段,他们的工作重心,显然放在了另一款项目的推进之上。

《井域:喀洛之血》的是拔丝柠檬制作组正在开发的一款 AVG,游戏的 Demo 发布于 Game Creator 平台,剧本表现与场景美术都称得上精美,他们甚至还为这个小型试玩版游戏做了好几段质感不错的 3D 动画,最关键的是,这个游戏并没有使用任何 AI。

AI 作品《未来地狱绘图》毫无悬念地碾压了《井域:喀洛之血》的热度,一边是 6 小时的速成品,另一边是耗时三个月才堪堪完工的序章,至少 AI 在噱头与效率这两方面,已经能稳稳压住创造出它的人类。

3

其实,将 AI 投入游戏制作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 2019 年的游戏开发者大会(GDC)上,就曾有过一个名为“机器学习教程”(Machine Learning Tutorial)的版块,多家游戏大厂参与了演讲授课,其中就包括了法国老牌游戏厂商育碧。育碧在 AI 领域的深耕领跑业界,最近他们还捣鼓出了个“AI 动物园”,能借由 AI 的帮助完成各种动物复杂的动作捕捉。

不过在游戏制作中穿插大量 AI 素材辅助独立游戏开发,也确实是这段时期兴起的新风潮。

今年 5 月,一款名为《疯狂之源》(Source of Madness) 的游戏结束了先行测试正式发售。游戏的关卡、美术与怪物动画,都是 AI 孕育出的素材,官方甚至以“玩家遭遇的敌人永远都不会重复”作为宣传语,配合上本作阴暗深沉的世界观与肉鸽玩法,AI 癫狂的艺术风格的确能起到很好的催化效果。

《This Girl Does Not Exist》,一款于 9 月 8 日登陆 Steam 的拼图游戏。一对夫妇将游戏内的美术、故事、角色、配音都交给了 AI 担当,不过仅有的两篇评测,还是点出了游戏平平无奇的现状。

《Shoon》,一位名为 Nao_u 的日本游戏开发者独立制作的 2D 横板射击游戏。本作的美术素材均取自前段时间火热的 AI 作图工具 Midjourney,就连游戏名称“Shoon”都由 AI 自动生成,游戏的制作周期也只有短短的 3 天。

上个月,一位华盛顿大学深度学习领域的科学家,甚至在尝试通过给 AI 观看大量《宝可梦》游戏画面,让其照葫芦画瓢生成一款风格近似的 2D 游戏。虽然目前游戏的观感还很简陋,但 AI 能模拟出这样的成果已经实属不易。

当 Novel AI 这款专注于二次元美少女的绘图工具开始流行,AI 做游戏的这阵风终于刮进了国内。

比起上面提到的那些品类繁多的游戏类型,Galgame 制作的学习成本显然是普通人也能接受的程度。本文前半段提到的这两款国人打造的 AI 作品,其创作动机十分雷同,因 AI 绘图开始研究 AI 做游戏的可能性,而图片、剧本、配音又构成了 Galgame 的基本要素,水到渠成,一款同人游戏就这么诞生了。

在商业游戏泛滥的今天,曾经的老游戏里潜藏的那份“作者性”开始消逝。为市场妥协不得不放弃那些绝妙的想法已成常态,“遗憾的艺术”一词被用得越来越多,这成了独立游戏受到广泛追捧的一大要因。

而 AI 的出现,补全了游戏制作的最后一道缺口,让没有技术积累的普通人也能投身于自己梦想中的艺术创作。

但需要注意的是,现阶段的 AI 绘画还存在着复杂的版权问题,该如何界定 AI 的侵权范围,想必会是未来的相关产业必须解决的难题,至少,目前 AI 生成的图片只能存活于免费同人游戏之中。

至于当前 AI 作画的质量问题,其实也不必去细究,毕竟 AI 最擅长就是不断的学习累积。就在前些天,已经有人研究出了在保留原图的基础上增添新细节的全新功能,此举一旦被投入大范围运用,AI 绘图的实用性又会前进一大步;恰巧,今天又出现了“由 AI 识别 AI 作画”的在线网站,准确率奇高无比。可见即便是电子斗蛐蛐,AI 的发展进步也远超人类的预期。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需要在成堆的工业流水线中,仔细搜寻人类用心打造的游戏,不过这样的未来,好像跟现在也没多大区别。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研究社 (ID:yysaag),作者:Okny

查看完整版本: 零基础的门外汉,能用 AI 独立完成一部游戏作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