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时代 Archiver

周文猛 发表于 2022/10/6 8:21:05

AI 绘画陷伦理之争:创造艺术还是窃取艺术

在战胜围棋冠军的 8 年时间里,人工智能逐渐辅助甚至代替了众多岗位。这一次,它似乎又要抢走画家们的饭碗。

近日,一则#呼叫 AI 帮我画#引发讨论。参与者只需要描述自己希望看到的画面,AI 便可自动模型生成的画面。然而,随着这一活动的发酵,互联网上有关于“AI 绘画是否会让画师失业?”“游戏美术正在被 AI‘杀死’吗?”等话题浮现。

有关于 AI 作画是否存在侵权等问题,也开始成为网络内容版权纠纷的关注点。人们不禁思考:AI 作画,究竟是艺术创作还是窃取艺术

AI 绘画是如何做到的?

“朝阳下的向日葵”、“帝王蟹形状奔驰在乡间小路上的电驴”、“蓝色火焰里的邪恶脏辫男孩”,这些既写实又超现实的描述,是微博用户们“呼叫 AI 帮我”而发出的描述语。而其中的一些用户,也已经收到了由活动组织方提供的 AI 画作。

《财瞭》实测发现,在“呼叫 AI 帮我”这一起 AI 绘画微博快闪活动的背后,他的发起方是一家名为 6pen 的 AI 作画机构,该机构基于 Google 开源发布的 Disco-diffusion AI 作画工具,搭建了自己的算力环境,以及艺术家社区。用户只需要在其官网上注册并发起一个创建画作的指令,通过输入简单的文字描述,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可以借助 AI 绘出一幅与文字描述接近的画作

在《财瞭》写下“老虎,红色的,晨曦微光中”等描述性词汇,同时将画作风格设置为 CG 渲染,并且限定了画版大小后,两分钟后便获得了一幅由 AI 绘制的画作。

▲ AI 绘作的原图

在绘画能力上,除了构图上冗余多出的上半部分,整体绘画能力已超出了大多数未经过专业艺术训练的人员。

▲ 构图冗余部分

事实上,在 AI 相继攻克了象棋、语音识别、文字翻译等难题之后,AI 生成画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AI 作画的能力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出现了,目前国内外的许多科技企业都在这方面展开了布局。”AI 行业资深从业者张鹏告诉《财瞭》。

据张鹏介绍,早在数年之前,绘画人士通过 Paintschainer 给自己通过电脑绘制的线稿上色,所达到的效果就已经可以追上一些比较简陋的人工上色作品。此外,通过英伟达提供的 GauGAN 的人工智能图像生成方案,绘画人员只需要简单地涂抹几笔,用不同颜色的色块和线条粗略地勾勒一下,GauGAN 就可以猜出绘画者的意图,主动绘制出一张逼真度极高的照片。

据了解,GauGAN 2 使用了 1000 万张图像进行训练,艺术家使用它不仅可以生成现实的风景,还可以生成天马行空的艺术场景,这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以往对电脑插图艺术的固有印象。

而在今年,伴随着谷歌 Disco Diffusion 的发布并面向开发者开放,具有绘画能力的 Disco Diffusion 一经面世,便引发了外界对于 AI 作画的关注与讨论。其实,Disco Diffusion 对提示词的要求非常宽松,完全可以用简单的词语甚至是机器翻译过来的词汇应对,而且涉及出的图片已具备了很强的艺术感。

在国内,目前以百度为代表的头部科技互联网企业,也已经开发出了自己的 AI 作图工具 —— 文心一格。据百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此前介绍,这项能力目前被百度称为 AIGC,目前百度 App 中的一些图片,已经正在基于 AIGC 能力自动生成

艺术创作还是窃取艺术?

2016 年 3 月,随着 AlphaGo 在围棋大赛中击败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AI 在博得外界关注的同时,也迎来了其产业化的高速发展期。事实上,AI 高速发展的背后,与图形处理单元芯片(GPU)、深度学习以及大数据三类技术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以 AI 绘图为例,事实上,AI 绘图最根本的基础技术,与擅长围棋的 AlphaGo 是相通的,都是让系统深度学习人类的作品,在吸收了大量数据与知识后,最终达到对于人类行为乃至于情感的模仿。而在学习的过程中,AI 如何保证其所学习到的内容是合理合法、不侵权的,这成为了 AI 创作如何保证其版权合法性的关键。

由于 AI 绘画的滥用以及不合理运用,全球范围内,目前 AI 绘画的能力已招致一部分艺术家群体的反对与抗议

波兰概念艺术家格雷格・鲁特科夫斯基对 AI 绘画的能力便曾感到忧虑。作为以油画风格恢弘奇幻而闻名的他,最近却成为了 AI 绘画时最受欢迎的模仿对象。他在网上搜自己名字时,蹦出的都是 AI 的画,而自己的作品却被淹没了。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鲁特科夫斯基便曾感叹,“感觉自己的职业生涯受到了威胁”。

毕竟,AI 的算力实在太过于强大了,相较于 AI 能够三秒钟吐出一幅酷似梵高表现主义风格的绘画,大多数艺术家耗时数小时乃至于数天才能完成的创作效率,确实无法比拟。

在日本,当 AI 绘画软件“mimic”上线后,也招致了一批漫画家的集体声讨,要求开发者禁止让 AI 模仿自己。越来越多的国外艺术家们也正在组建联盟,希望推动新的政策法规。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网络与人工智能法治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员李宗辉曾将 AI 绘画过程中可能涉及的侵权风险归结为两部分:“一是供人工智能进行深度学习的海量数据集中,可能包含有他人的版权作品,而人工智能对相关作品的利用行为构成了版权侵权;二是人工智能在某次具体绘画的过程中,使用了他人的版权作品,其使用方式构成了版权侵权。”而通过对 AI 绘画的素材库以及画作的分析,可以判断出作品是否侵权。

在他看来,如果 AI 在绘画过程中通过图片滤镜等机械地照搬、拼接和组合了他人的美术、摄影或图形作品,那这将显而易见地构成侵权行为。而对于非机械复制的作品则需要进一步展开“实质性相似”的判断,将 AI 绘出的画作与所要比对的作品进行像素分解,观察两者之间的相同与差异之处,判断是否构成实质性侵权。

事实上啊,绘画 AI 工具的开发者,一般是 AI 绘制并对外展示其画作的最大受益者。对于开发者而言,在探索 AI 创作的同时,AI 绘画工具开发者应确保绘画素材在版权来源上的合法性,对模仿性画作在公开发表前进行必要的实质性相似性鉴定,及时更新开发者为弥补算法漏洞而进行的智能系统升级。

“基于获益与风险承担相一致的原则,绘画人工智能的开发者应当对人工智能的版权侵权行为负主要责任。”李宗辉表示。

每一次技术的进步,都将伴随着产生新的技术伦理及社会问题,无论是下围棋还是绘画,AI 在追求其产业化的过程中,仍应兼顾好应有的社会责任及技术伦理。

查看完整版本: AI 绘画陷伦理之争:创造艺术还是窃取艺术